如何開展慧性圖文思維教育(四)

201509102

我們的祖先是否會把那么多毫無作用的“之乎者也”,使用在非常費力才撰寫出來的文章之中呢?如果它們沒有作用,早就被我們的祖先棄而不用了,絕不會是因為語氣表述的需要才保留它們。之所以高頻率地使用它們,正是因為這幾個字的開慧作用力勝似黃金,必須在誦讀和內觀時加以高頻率地使用。

比較一下《德道經》和《道德經》的道篇第一章,就會發現它們使用的頻率有多豐富,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狀態,特別適合誦讀,瑯瑯上口。伴隨著誦讀,一股股的能量,震蕩在自己的上、中、下三腔之中。歷史上,這幾個圖文的結構方式,可以說,在慧性教育中一直使用、運用至秦漢時代,然后才被漢代的字和秦朝的字取代,以后才逐步弱化了它們同步內觀的高效價值,但其作用還是存在著。

比如說,這個“也”字,漢代時期的“也”字,在我們的內觀當中已經不再是我們整個生殖器的全息縮影了,也反映不出前列腺的全息縮影了。其字形,只是一個四腳八叉的“也”。但是,小篆當中的“也”卻還保留著這個特點。只要在誦讀中,觀想一下這個“也”字就是自己的前列腺、自己的陰蹻,就是自己的內生殖器。那就是很容易激活它,激活它里面的生理分泌。用“分泌”描述也好,用“精氣”描述也好,都是一個道。它具有這個作用。人就活在精氣神里面,有了精氣,思維就活躍,慧性思維可能就會誕生。

在內觀同步誦讀的過程中,高頻率地去使用這幾個緊密對應于人體內相應部位的文字,通過音和文理圖像的雙重作用力,就是在進行“無為而為”的變化,默行于“不言之教”的慧性激活。道學的經典誦讀,離不開內觀同步而誦讀,因此而必須具備“恭”、“熟”、“忘”、“合”、“靈”的五個階段。

“熟”,我們的智能熟記,才能同步內觀于文或字;

“忘”,“相忘于江湖”、“相忘于水”,這個“忘”是指的智能退位。只有它退位了,才能沒有后天智能的明顯制約而使心陽透發出慧性;

“合”,就是誦讀者與經典相合,慧與智相合,心與身相合,天與人相合,一步步地深化,由量變到質變;

“靈”,就是與圣人居,與圣人謀,慧性充分展開,圖文思維、直覺靈感思維出現。然后,再稍加引導和定向性培養,那么人們稱奇道怪的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閱讀能力也就會形成。不要把它神秘化、神奇化,認為常人達不到。其實,絕大多數的人,只要教育方法正確,開始實踐得早,而且堅持訓練,都能達到。

老子在五千言中,曾經指出:“吾言甚易知也,甚易行也;而人莫之能知也,而莫之能行也。”老子在這里所揭示的“知行合一”的慧性教育內容是什么呢?其實,就是他在五千言中所倡導的“益損教育法”、“雙可教育法”,就是內觀結合的經典誦讀法。

這個“可”,就是誦讀。“可(誦讀)”非恒道的經典,“可(誦讀)”非恒名的形名,呼喚非恒名的形名,就是“甚易行”之法。我看,再沒有比老子提到的這個“甚易行”方法更簡單的慧性教育法可以推行出來。我們現代人不能超越老子的智慧,去發明一個比誦讀更最簡單、比觀誦方法更好的方法,而只會越搞越糟,越弄越復雜。所以,不必要再去搞發明創造新的慧性教育法,把握住老子的“雙可教育法”和知行合一的“益損教育法”,就足夠了。就足夠我們每個人在人生的六大階段中去用一生,不要離開這個東西,就一定會有所成就,有所收獲,有所改變。

選自團結出版社《慧性圖文思維教育——別把孩子教笨了》第197——198頁

北京德慧智教育科技中心教學部是熊春錦先生開展慧性圖文思維教育唯一指定的教學機構。
電話: 010-51662852 13717781923
德慧智網絡QQ:1204841392 1315291376
微信:dhz-book (德慧智)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甲骨文慧畫·詩詞篇》
《國學道德經典導讀》
《道德教育貴修身》
《中華傳統五德修身文化?禮》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