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開展慧性圖文思維教育(三)

201509101

請問,大家這樣純粹用后天的智能,將慧性經典白話翻譯,然后用做教材,真的能將我們的孩子教育成大慧大智的人才嗎?真的是最好的教育方法嗎?這值得深思。古代慧智性的經典,如果像現在這樣沒有限制地將其白話化,其實必將是中國慧性文化的自殺式終結。這話不好聽,但的確是這樣的性質。曾經有很多好心人,勸我用白話文多解析一些道家的經典,但是我沒有那個肥膽。用白話解那簡直是太隨意了,那都是非常隨意的東西,那是一種造業,豈能隨意而為。要坦然地承認,我們的慧性全然遠遠不及古圣人,我們只有謙虛地站在他們的雙肩之上,才能將事物看得透徹一點兒,我們自己沒那么高的個子就別充長條子。慧性經典白話化,應當慎之又慎。這里面有一個界定的范圍,那就是,用白話講解是可以的,但是絕不可以將原著白話化而用作教材,不再誦讀原著。這種做法,是應當盡量避免的。不能為了滿足我們后天愚笨的智能需求,為了滿足后天的智能教育,而反過來用慧性的經典幫助智能達到封閉慧性的目的。

其實,孩子們都比大人的純粹型智能前識聰明得多,只要他們會背誦,并且背誦得熟練了,并且堅持復誦,他們的心里都懂,比大人懂的多百倍千倍。

道德根文化中的慧性經典,全都是通過“內取諸于身”,而創造出“之乎者也”這幾個最重要、最有利于內觀、最有利于同步激活自己慧性的圖文,通過高頻率地使用它、念誦它,特別是觀與誦高度配合在一起誦讀經典,就能無為而治地產生“修之身”的效應。大家就是不相信,古代古文撰寫那是一字一金,非常金貴,古人從來絕不會枉用一字,若舍掉任何一個字,都不能成句,每一個字都必須要能夠獨立地解析,而并不是像現代人所說的廢話連篇不值錢,這就是文言文的特點。古人是一字一金,用字如用金,絕不會妄添一字在經典之中,而浪費甲骨、竹簡等當時的稀有書寫資源。最早期,我們的祖先沒有書寫材料,把覺得非常重要必須傳遞給后代的一些寶貴經驗和知識,寫在泥巴做成的泥板上面,然后曬干、烘干、烤干,保存下來。中國順利通過了“泥板文”書寫階段,發現了甲骨、竹簡、木板、木片可以用作書寫材料,脫離了在石板、泥板上面刻寫的笨拙方法。現在中國沒有保存“泥板文”,但是在印度和世界上的其他國家還有保存。

選自團結出版社《慧性圖文思維教育——別把孩子教笨了》第196頁

北京德慧智教育科技中心教學部是熊春錦先生開展慧性圖文思維教育唯一指定的教學機構。
電話: 010-51662852 13717781923
德慧智網絡QQ:1204841392 1315291376
微信:dhz-book (德慧智)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道德教育貴修身》
《中華傳統五德修身文化?禮》亮點
《甲骨文慧畫·詩詞篇》
《國學道德經典導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