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德慧智經典素讀”論

 

熊春錦

 

“素讀”,在德慧智經典誦讀系統論中,應當只是框定在“恭”、“熟”二訣中的一個常識概念。

“素讀”的概念取用,有助于人們如何正確理解和掌握德慧智經典誦讀的“恭”、“熟”、“忘”、“合”、“靈”的整體學習機制。“素讀”,決不能替代“恭”和“熟”這兩個關鍵的誦讀方法,不能顧此失彼,讓“恭”“熟”兩個訣法反過來削足適履于素讀。

我們決不能忘記素讀在中國倡行二千年卻又丟失的歷史慘痛教訓!

“素讀”為什么會經不起時代和社會的蕩滌而會消失?不就是因為其“有形無質”嗎?“素讀”,只能是一種解析和一種方式,只是一種支架,而必須賦予給它以靈魂和肌肉。

日本人定義的“素讀”,儒家承傳的“素讀”,只是對中國儒學教學方式的一種現代化解析。如果不將各類儒學誦讀的方法上升到道學教育方法的“恭”和“熟”境界中,其“素讀”型的誦讀作用力必定是事倍而功半,而且不能“長治久安”。孤立地倡導“素讀”時,在愚智當世時,必定會事與愿違。

我們研究儒學的“素讀”,應當只是用它對道學經典誦讀理論方法進行一種注解,是對“恭讀”和“熟讀”存在心理障礙者與疑惑者的一種解析,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技術的靈活應用;而不應當將它作為一個教學主題,進行對德慧智教育理念沖淡化的打理;不能因為“素讀”的概念,而忘卻或取代自己的主體理念;不應當將其作為方法主體而提倡,不能完全去用儒學的方法論取代道學的“恭讀”與“熟讀”,從而破壞五字訣的系統性、完整性、次第性。要防止在不自醒中犯下口中一邊曰不要“以儒解道”,而實際行動上卻仍在“暗渡陳倉”,用儒學無情地肢解道學方法論的體系圓融性。

最近一年多以來,我們暴露出一會兒出現以“元教育”改造和取代自己的德慧智教育理念,一會兒以“素讀”偷換“恭熟”的概念,這就有點像猴子在苞米地里摘玉米棒,愚而自亂。

這種現象,說明了我們自己對自己的東西,還是一種儒學和西學的思維觀念,而對道學內容學得不深不透,并沒有完全改變自己的智能式思維觀念。

這種在理論原則上不斷冒出來的糊涂觀念,必須盡快清理掉,它是障礙我們將道德根文化在當今正確承傳的巨大隱患,必須高度重視和進行防治。

道德根文化的教育方法論,她的承傳首要的靈魂是繼承,而不是創造!沒有正確而且全面地將其繼承下來,就要在愚智的束縛中進行所謂“個人的創新”,那就極其容易出現“偽造”現象,必須堅決預防。

把握住對道學教育方法論系統性地繼承,注意不要用個人的智能去替代和在原則上進行添枝加葉,這是解碼中要嚴肅地預防的過程。

科學實驗對基因的轉錄、分析解讀,遵循著科學的嚴肅性,絕不能在研究室里就人為地拼接基因鏈條。在沒有認知基因的生態前,就人為地組合與替代其中組織和結構,培養出畸形與怪物。

道德根文化教育理念的承傳,同樣是文化基因的繼承。在繼承中,研究并認識她的全貌和生態特征,讓她順利誕生和成長。我們要做的一切,就是親近她,全面認識她,為她的第三次復興創造和置辦各種最佳的良好生態環境,使她能夠順利誕生和成長起來,造福于民族和社會。

(責任編輯:知心)

版權聲明:本文章來自道德知音網,文章網址http://www.daode.biz/html/dehuizhijiaoyu/jichulifa/2011/0703/753.html請轉載時注明!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 評“德慧智經典素讀”論已關閉評論
  • 閱讀 2,138 人
  • 隱藏邊欄
    A+
日期:2013年02月16日 分類:教育理念
標簽:
《中華傳統五德修身文化?禮》亮點
《道德教育貴修身》
《甲骨文慧畫·詩詞篇》
《國學道德經典導讀》